<rt id="ye8km"><optgroup id="ye8km"></optgroup></rt>
<acronym id="ye8km"></acronym>
<rt id="ye8km"><optgroup id="ye8km"></optgroup></rt>
<tr id="ye8km"></tr>
<acronym id="ye8km"></acronym>
<rt id="ye8km"><optgroup id="ye8km"></optgroup></rt><acronym id="ye8km"><center id="ye8km"></center></acronym>

再見熊市暴跌,再見分岔路

時間:2018年10月11日 20:26:38 瀏覽:

[摘要] 這篇文章醞釀了幾個小時,寫出來的目的是“忽悠幾個人進場護盤”。覺得自己比較堅定不會被蠱惑的朋友可以不用浪費時間看了,以免耽誤大家的生活和影響大家的心情。。。

正文

2018年10月11日 20:26:38

  這篇文章醞釀了幾個小時,寫出來的目的是“忽悠幾個人進場護盤”。覺得自己比較堅定不會被蠱惑的朋友可以不用浪費時間看了,以免耽誤大家的生活和影響大家的心情。

  闡述觀點和論調之前,寫擺明自己的投資策略和立場,以及目前的投資狀態。思路和離場不一樣的也可以不用看了,省的一會兒大家吵起來。

  目前我的策略是定投,等待大陰線出現后加倍定投,陰線越大越好。立場是多頭,看多當下A股以及A股藍籌股票的價值。持倉狀態是銀行股+消費股+航運股+汽車零部件,滿倉已有一年,7月份賣了一套房加上自己的存款在不斷的加倉定投,閑錢基本用完卡里還剩2萬。賣房款動用了1/10,但最多只動用3成,7成放貨幣基金以應不時之需。

  A股,是一個新生兒。和全球其他發達國家相比,我們的GDP增速和總值都是相當的領頭的,但是股市卻全方面的不及發達國家。無論是運行體系還是政策或者是投資者構成,都和別人差了十萬八千里。所以我們A股的波動值永遠是居高不下,宛如賭場,令人望而生畏。在這個前提下,我們很多政策和變動,以及外圍市場的波動、消息,都會促使A股出現極大的偏離。要么是牛市,要么是熊市。牛市牛到瘋狂,熊市熊到滅亡。

  由于損失厭惡心理的緣故,在面對這樣極大波動的市場時,每一次上漲,場內的人都希望多漲點,場外的人都希望趕緊下跌讓我買進。而每次熊市的下跌,場內的人都極其的焦慮,場外的人都很沒良心的直接把股市看到“回爐重造”。這就有了“4000起點論”和“推倒重來論”。從這些論調中我們可以看出,不僅僅是股民,更不僅僅是韭菜,就連官方也是難以自控情緒的。

  所以,每一次熊市,必有大跌開頭,必有大跌結尾。

  這樣的事情不是第一次發生,我也在以前的文章中多次提到“我在等待一根大陰線,越大越好,最好大于5%”。熊市總是伴隨著牛市的泡沫破滅開始,然后在漫漫熊途中一次次下跌反彈再下跌割掉大部分散戶。然而還有一部分資金牛市套著就不動了,還有一部分資金不斷的割肉買進再割肉。如果不出現大陰線,那么漫漫熊途永無止境,場內的資金不斷的自己割肉自己。

  但是事實并不是這樣,由于場內的資金越來越少,場外的資金越來越多,哪怕是場內的人想慢慢的下跌也做不到了。他們沒有足夠的資金支撐下跌后的反彈。只要場外的人一直觀望,一直觀望,股市遲早要出現一次快速的下跌崩盤。

  就像很多仙股表現的那樣,好好的,突然幾百萬資金賣出就閃崩了。

  這樣的崩盤來是遲早的問題,有利空就會早點來,沒有利空就晚點來。恰逢美國股債雙殺,A股扛了2天,在美股暴跌的今日昨晚,開啟了3年熊途后的一次閃崩。這里面既有市場悲觀看低估值的原因,也有外圍股市大跌的帶動,還有更主要的原因:場外資金太多場內資金太少,看跌盼跌的人太多了。場外的資金是潛在的多頭,他們只要進場就能拉動指數,然而他們進場的前提條件是“我有足夠安全的買入機會和足夠大的上漲空間”。所以,場外資金不見大跌不出手,場內資金還在不斷的多空博弈。即便是場外資金是5成,場內資金是5成,那么當下盼跌的人也至少占到了75%。

  所以,每輪熊市,最后都是大跌見精確的數字底部。頂底是一個區間,就像5000點見頂一樣,我們可以說 2600見底。然而精確的數字,卻是在大跌,異常的暴跌后才能出現。沒有多重利空和極度悲觀的市場,場外資金沒有足夠的誘惑。越是多重利空出現,越是代表當下暴跌的珍貴。因為以后再想這么多利空一起發酵顯然是很難的。越是悲觀的市場,越是代表當下暴跌的價值。因為別人恐懼,我貪婪。

  而漫漫熊途后再次出現的大跌,更是難能可貴。想想,本來就極度低估的市場,再次出現了一天大幅的暴跌縮水,這樣的行情能見到幾次呢?大跌,是對未來極度的看壞,對當下市場極度的不看好的反饋。如果大跌是正常的,按照邏輯來,那么意味著目前A股依然高估,還要大幅下跌一段時間。破凈股創新高連大盤都快到1PB的當下,用大跌宣告A股還是非常高估?這種大跌的偶然性太高了,發生的概率實在是太低了,帶著的情緒實在太濃厚了。

  到最后的結果就是,每次熊市只留下真正的投資者,錨定公司價值其他都不在乎的投資者。不怕死的墻頭草的堅定看多的裝死的基本上都有一波行情針對,一個個干掉。為什么那么多人說熊市的目標就是活下去?因為大多數人在熊市活不下去。

  這里的活,不是指賺錢,不是說在熊市賺錢,不虧損。而是你能不能在經歷了熊市以后,還在A股蹦跶,繼續堅定“股市是可以賺錢的”信仰。一次牛熊,一茬韭菜,有多少人在大跌割肉大漲追進中樂此不疲,又有多少人真正的在股市一次次的牛熊都砥礪前行,成就自我呢?沒有人可以避免虧損,區別不在于虧的多少,而是虧損的有沒有價值。得到了低價的籌碼,得到了難得的機會,即便是獲得了一些經驗和教訓,也比那些只知道漲了哈哈哈跌了caonima的賭徒好。

  上次吃到大陰線,熊市的大陰線,是2013年的1849點。當時我是一個短線狂魔,秉承的思想是“等待就是浪費青春”,短線就是快進快出,快準狠的收割籌碼。在面對那時的大陰線,我是無力無言無奈的三無心態。因為對于短線來說,虧損就等于失敗,抄底虧損就是抄底失敗。每天都要面對“今天要不要做,市場見底沒有”的問題,一次次選擇自然帶來一次次焦慮,一次次失敗自然帶來恐慌的加劇。所以1849點,我沒有抄到底,我是烏龍指后再追進的。并且在這個1849點下跌的過程中,因為多次面對選擇和多次遇見當日大跌次日再跌,我的心態是炸裂的,筆記本被我砸壞了重新做的北橋焊接。

  這次再次面對大陰線,我只是起床后默默轉賬加了倉。沒有興奮也沒有焦慮,沒有選擇也沒有面對問題。目前我是長線持有者,我的思想是“低價低位好機會就應該買進”。低價不用多說,低位可以看看PEPB的估值。好機會,如果地價低位時遇到系統性的暴跌不是好機會,難道要暴漲才是好機會嗎?

  有句話說投資不是買賣情懷,我很贊同。但投資也不是2512.916719買進4552.868856201賣出。投資,是當你明知市場目前的價格很低,而市場極度悲觀導致價格異常的低時,吃進籌碼等待情緒糾正。更是當你知道未來的價格很高,而目前看似很高的價格其實偏低時,果斷的逆勢吸籌。重來沒有任何一個偉大的投資者糾結于一個精確的數字去判斷頂和底在哪里,模糊正確是投資的哲學。也沒有任何一個成功的投資者會在乎普羅大眾的看法,2080法則是財富分配的真理。

  巴菲特等一眾價值投資者依靠這樣的思想在股市拼搏了數十年獲取了巨大的成功,而短線投機的投資者細細數數,沒見過一個有好下場。牛如徐翔,依然身陷囹圄。牛如李佛摩爾,還是自盡身亡。好的例子擺在眼前,好的策略送給你看,我不知道有什么比“低價低位好機會,暴跌恐慌我貪婪”更合適的復盤結果了。也沒有什么比“買進低估,時間就是價值的玫瑰”更好的復盤總結了。

  牛頓曾經說過:如果說我看得比別人更遠些,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作者已持有文中所涉及的股票或其他投資組合。

本文僅代表撰稿人個人觀點,不代表摩爾金融平臺。

打賞

發表評論

双色球复式中奖计算器
<rt id="ye8km"><optgroup id="ye8km"></optgroup></rt>
<acronym id="ye8km"></acronym>
<rt id="ye8km"><optgroup id="ye8km"></optgroup></rt>
<tr id="ye8km"></tr>
<acronym id="ye8km"></acronym>
<rt id="ye8km"><optgroup id="ye8km"></optgroup></rt><acronym id="ye8km"><center id="ye8km"></center></acronym>
<rt id="ye8km"><optgroup id="ye8km"></optgroup></rt>
<acronym id="ye8km"></acronym>
<rt id="ye8km"><optgroup id="ye8km"></optgroup></rt>
<tr id="ye8km"></tr>
<acronym id="ye8km"></acronym>
<rt id="ye8km"><optgroup id="ye8km"></optgroup></rt><acronym id="ye8km"><center id="ye8km"></center></acronym>